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  104撒娇

类别: 古代言情 | 古典架空 | 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 | 天泠   作者:天泠  书名: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  更新时间:2020-10-03
 
刘氏安哄着女儿说道:“我想想,我想想……”

楚千菱微咬下唇,反握住刘氏的手,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浮木似的。

刘氏又道:“你别担心,交给娘,娘会让楚千尘相信的。”

刘氏好说歹说,总算是让楚千菱暂时给哄住了。

楚千菱这时冷静了不少,乖顺地依偎在刘氏的怀中,小鸟依人。

刘氏温柔地拍着女儿的背,安抚她的情绪。

一旁的几个丫鬟见刘氏安抚住了楚千菱,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,暗暗松了口气:三姑娘自打毁了容后,脾气更坏了,动不动就砸东西,罚下人,导致这三房的下人也都是噤若寒蝉,苦不堪言。

张嬷嬷察言观色地出声道:“夫人,您说,二姑娘怎么会有这么多十全膏?奴婢记得她还给过青玉和四少爷,前面还砸了一罐……”

是啊,楚千尘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多罐十全膏。刘氏若有所思地动了动眉梢,喃喃道:“听说这神医还没及笄?”

张嬷嬷心念一动,道:“夫人,您的意思是二姑娘是……”

她的话还没出口,就被刘氏果断地打断了:“不可能,她不可能是。”

刘氏的神情十分肯定,没错,楚千尘如果是那个神医,她又怎么会由宸王的人来砸了侯府的牌匾,弄出那么场荒唐的闹剧,也让侯府变成了京城的笑话。

再说了,楚千尘是庶女,只有侯府好,她才能嫁得好,日后在婆家也能有所依靠。她既然都懂得去讨好她的嫡母,不可能不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。

刘氏又想了想,推测道:“我看楚千尘手里怕本来就有好几罐,就是捏在手上不肯拿出来。”

“这个楚千尘与楚千凰一样是奸滑的,她手上明明有十全膏也不拿出来,非闹得你大伯母与侯爷夫妻失和。说穿了,她就是为了讨好你大伯母。”

讨好了沈氏,楚千尘才有了现在在侯府的地位,连江南来的新料子都是由她先挑,楚千凰都要让她!

“我也是看走眼了,从前看,我一直觉得她是个乖的,其实是装的呢。说不定连姜姨娘都被蒙蔽了眼,她这女儿是要踩着亲娘往上爬呢。”

刘氏越说越觉得是这么回事,暗暗感慨:长房这两个丫头还真真都不是省油的灯,也难怪女儿会被她们害成这样!

刘氏抬手揉了揉眉心,愁眉不展。

她也是始终想不明白楚千凰为什么要针对楚千尘,总不至于是嫉妒楚千尘长得好看吧?

一个庶女长得再好看,也不过是给人当妾的命,说得难听点,也没见大家闺秀会和花魁去争风,那是自降身份。

刘氏想了又想还是觉得没线索,琢磨起到底要编个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说服楚千尘。

刘氏为此头疼得很,愁得头发也白了好几根。

至于楚千尘,既然把这件事推给了别人去烦,也就不惦记着了,一门心思地只管制药。

连续熬了几天,终于在约定的日子前,制好了药丸与九续膏。

她一早戴着面纱先去了济世堂,然后大大方方地以神医的身份上了宸王府的马车,进了王府。

她又被领去了花园的水阁,顾玦与秦曜都在。

“小丫头,”坐在轮椅上的秦曜笑眯眯地对着楚千尘挥了挥手,“来跟我下棋吧。”

秦曜既不能出门,又不能起身,每天都快闷死了,他不耐烦看书,只能下下棋、投投壶、吹吹箫什么的。

“不要!”楚千尘一点也不给面子地拒了。

她可懒得跟秦曜这个臭棋篓子下棋,云展和小厮听了差点没笑出来。

楚千尘把九续膏往秦曜那边一抛,丢下一句:“一日两次。”

秦曜:“……”

也不顾秦曜什么反应,她就屁颠屁颠地跑去找顾玦。

她先给顾玦搭了脉,然后摸出一个粉彩小瓷瓶,吩咐小厮道:“去泡热水,加一滴。”

“是,神医。”小厮恭恭敬敬地应下,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那个粉彩小瓷瓶,仿佛捧着什么奇珍异宝似的。

楚千尘又从药箱里取出七八个小瓷瓶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,一样样地往顾玦跟前推。

“王爷,这青色瓶子里面的药丸一次服两丸,一日服三次。这里面有一个月的分量。”

“这个香囊有驱蚊虫鼠蚁的效果。”

“要是中了暑气,就吃这个黑色瓷瓶里的,我在瓶身上做了备注。”

“还有这个……”

楚千尘细细地叮嘱了顾玦一番,神态那么认真,那么专注。

对于她的差别待遇,秦曜已经见怪不怪了,闲闲地用牙签插着切好的西瓜吃。

小厮把刚泡好的一杯热水端了回来了,随着那热腾腾的白气,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。

顾玦嗅了嗅,又浅啜了一口,挑了下眉,“玫瑰?”

楚千尘看得出他眉宇微微舒展了一些,笑了,眸子里似有星光流转,“这是玫瑰清露。”

顾玦有伤在身,上次他出门去南阳,回来时明显瘦了不少,这玫瑰清露既可以行气活血,又能和血平肝,养胃散郁,对他有好处。

顾玦继续喝着加了玫瑰清露的茶水,双眸微垂。

水阁里,静寂无声,除了淡淡的玫瑰香,还有一股清雅的熏香味。

楚千尘满意地勾了勾唇,目光朝角落里的青烟袅袅的熏香炉望了一眼。

这熏香也是楚千尘亲手所制,她让莫沉他们天天都给顾玦点一支。

嗯,他们都很听话,王爷也很听话。

楚千尘收回了视线,视线又回到顾玦身上,静静地凝望他喝茶。

顾玦相貌俊美,五官如刀刻般深邃,气质高贵清冷,因为多年征战沙场,即便不言不语,浑身就有种冷然的气势。

此刻他微微垂眸,那长翘的乌睫将他那双狭长幽深的眸子半掩,倒是让他少了几分锐气,整个人显得柔和了不少。

等到王爷这趟出门回来后,她就可以给王爷动刀了……

想着,楚千尘眸子更亮,这时,顾玦放下手里的杯子,抬眸看向楚千尘,正对上她的凤眸。

两人目光对视,楚千尘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,“好喝吗?”

风拂过湖面从窗户吹进屋子里,湖面潋滟的水光映在楚千尘的面庞上,一双明眸,莹莹生辉。

微风习习,吹皱一湖静水,湖面上泛起阵阵涟漪,一圈圈地朝四周蔓延开去。

顾玦的唇角翘了一翘,“好喝。”

“那我下次再给你做一些。”楚千尘更高兴了,小脸微歪,笑吟吟地自夸道,“我做的玫瑰清露和外面卖的那些可不一样。”

“自是不一样的。”顾玦笑道,心情显然不错。

这两人明明只是在闲话家常而已,却莫名地透着一种旁若无人的感觉。

就是刚刚奉茶的小厮也看出来了,顾玦待楚千尘有些“不一样”。

秦曜注意到小厮若有所思的神色,扯了下他的袖子,对着他挤眉弄眼,意思是,是吧是吧?

小厮突然推动秦曜的轮椅,道:“王爷,秦世子说闷,我带他出去吹吹风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秦曜还想说什么,嘴巴就被人捂上了。

他的轮椅被人强势地推出了水阁。

楚千尘没在意,秦曜这人和上一世一点都不一样,现在的他说是风就是雨的,毛躁得很。

窗外,荷叶与荷花随风摇曳,一颗晶莹的水珠也随之在碧绿的荷叶上来回滚动。

这是在寻常不过的景致,可在楚千尘眼里,却是她最怀念、最喜欢的地方。

她的身体自然而然地就放松了下来。

人一放松,倦意就上来了,她一不小心就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……

“困了?”顾玦瞧小丫头困得跟只猫儿似的,就问了一句。

楚千尘生怕顾玦赶她回去睡觉,毅然摇头道:“不困。”

她的声音软软糯糯,两个字说得有点像在撒娇。

她立即就生硬地转移了话题:“王爷,你送我的女真弓真的好用极了!”

说着,她来劲了,把她那日在云庭阁把楚云逸杀了个落花流水的事说了一遍,那美滋滋的小脸就差直说,她厉害吧!

顾玦就顺着她的意夸了:“你在射箭上很有天赋。”

她学射箭不久,能达到现在的造诣,不仅需要反复的练习,还需要天赋。

这丫头不仅天资过人,而且是个静得下心的人。

“我也觉得,”楚千尘美美地笑了,半点也没谦虚地接受了,“我很勤勉的,每天都有练箭。”

她就近拈了一块菱粉糕,咬了第一口,就吃出来了,唇角弯起。

这是王府的大厨田砌的手艺,而且,他还为了配合王爷的口味少放了三分糖。

这熟悉的味道让她愉快极了,那满足的样子仿佛在吃什么山珍海味似的,连顾玦也被她感染,忍不住也吃了一块。

顾玦一边吃,一边看着少女笑盈盈的面庞,突然想起前几天云展曾惋惜地说,楚千尘生在永定侯府真是可惜了。

以楚千尘的惊才绝艳,本来可以大放异彩,本来不需要在侯府这泥潭中过得这般憋屈……

曾经顾玦也有这样的感觉,可是在他与楚千尘一次次的相处中,他的想法又渐渐地变了:对于楚千尘,这种惋惜大可不必。

惋惜是一种居高而下的怜悯。

她很好,所以不需要别人的惋惜。

见顾玦一直看着她,楚千尘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还以为是脸上沾了糕点的残渣。

顾玦自是把这一幕收入眼内,低低地一笑,“你喜欢吃,我让人给你备两碟带回去吧。”

楚千尘眼睛一亮,忙不迭地直点头。

于是乎,当楚千尘从宸王府离开时,手里多了一个装着菱粉糕的食盒。

当晚,顾玦和秦曜就悄悄地离开了京城,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楚千尘当然是知道的,一下子就变得蔫蔫的,整个人就提不起劲来,除了每三天照旧以神医的身份去一趟宸王府外,其余时间就闲了下来。

她每天都躲在屋子里处理顾玦寻来的那些药材,发现其中一味药没炮制过。这药材炮制得好,可以增强药效,便于入药。这味药十分珍贵罕见,她不方心让别人来炮制,干脆就亲力亲为,去毛、晒干、切制、炮炙……

沈氏看她成天躲在屋子里不出来,让楚云沐下了课就来找她,说是让她指点楚云沐的功课。

楚云沐还从来没见过炮制药材,做完了功课,就常常趴在桌子边盯着楚千尘的一举一动,看得兴致勃勃,连沈氏都不得不感慨真是一物降一物,只有楚千尘制得住楚云沐这混世大魔王。

从五月进入六月,天气越来越热,烈日灼灼。

六月初二,楚千尘又出门去了一趟济世堂,没曾想,已经有人在那里等着她了。

迦楼就坐在窗边,双眸微垂,一手不紧不慢地捻动着手里的佛珠串。

连这医馆的前堂似乎都因为他的存在而变得庄重肃穆起来,济世堂的人更是下意识地放轻了手脚,生怕惊动了他。

迦楼的身旁站着两个随从,其中一个正是多摩。

楚千尘自是认得多摩,眼睛亮了起来,心跳更是砰砰加快:多摩从昊国回来了,也就说……

迦楼似乎听到了脚步声,睁开了眼,朝楚千尘看了过来。

楚千尘缓步走到了他跟前,迦楼对着多摩做了一个手势道:“七星草,我带来了。”

迦楼抬手时,楚千尘的目光扫过他洁白如雪的袖子,瞟到袖口几点血迹,怔了怔。

多摩捧着一个匣子上前,打开了盖子,让楚千尘验货。

虽然楚千尘从未见过七星草的实物,但是她在医书上见过关于它的图与描述,七星草每叶有七星,所以得此名,气如兰,味甜。

楚千尘看了看,又闻了闻,笑了。

她可以确定着匣子里的草药就是七星草!

“多谢法师。”楚千尘如获至宝地亲自收起了七星草,谢过了对方。

乌诃迦楼果然名不虚传,如王爷所说,是个重诺之人。

迦楼含笑道:“姑娘多礼,这是应当的。”

迦楼的神情与语调让人如沐春风。

那温润的气质不带丝毫的侵略性,谈笑间,让人心生好感,无论是他的随从,还是济世堂的人对上他时,言行举止都会下意识地带上几分恭敬。

楚千尘刚得了七星草,着急回去制药,打算告辞,却听迦楼先一步开口道:“姑娘请留步,我还有一事请姑娘帮忙。”

楚千尘便停了下来,道:“法师请说。”

这时,一个细微虚弱的声音响起:“喵呜……”

迦楼身后的青衣少年拎着一个竹篮上前了两步,那篮子里躺着一只四蹄雪白的黑猫,最多才两个多月大,蜷成一团,一双碧绿的眼睛可怜兮兮。

它虚弱地又叫了一声:“喵呜。”

楚千尘的鼻尖动了动,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,视线又在迦楼袖口的血迹上掠过。她算是知道这是从哪里沾来的了。

“它受伤了?”楚千尘问道。

迦楼接过了那个竹篮,放在桌上,解释道:“我们在前面一条街上捡的猫,它的后腿被马车压断了,一时也看不出还有没有别的内伤。”

楚千尘摸了摸猫儿那扭曲的右后腿,心中就有数了,吩咐琥珀道:“它的腿断了,需要接骨,去准备一下。”

琥珀赶紧去做准备,不一会儿,麻沸散、火烛、清水、刀具、九续膏等等就都备好了。

“麻沸散。”楚千尘一伸手,琥珀就默契地把吸了麻沸散的芦苇管递了过来。

楚千尘一手拿着芦苇管,一手去掰小奶猫的嘴。

然而,原本还可怜兮兮的小奶猫突然就伸出利爪朝楚千尘的手拍来。

一只修长白皙的大手迅如电隔在楚千尘与猫儿之间,他的手背被猫爪挠了一下,留下一道细细的血痕。

迦楼并不在意,道:“我来按住它。”

他把佛珠串交给了青衣小厮,两手按住小奶猫的四肢。

“呜呜……”肚皮朝天的小奶猫发出可怜兮兮的叫声,抖得就跟风雨中的残叶似的。

楚千尘小心翼翼地喂小家伙吃了麻沸散,这只猫实在太小了,她不敢多喂,只能一滴滴地往它嘴里喂。

小奶猫的叫声越来越轻,越来越轻,须臾就不再挣扎了,只有一双碧眼还半张半阖,朦朦胧胧的。

“剪子。”楚千尘从琥珀手里接过剪子,亲自给小奶猫剪去伤腿附近的长毛,以干净的湿布擦去它身上干涸的血迹和尘土。

她的动作轻巧小心,神情专注,注意力集中到了那只小猫身上,仿佛在她眼里,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。

迦楼静静地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。

他与楚千尘也不过是几面之缘,但这位姑娘已经给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,无论是她出神入化的医术与箭术,还是她对上大齐皇帝、太子时的从容不迫,以及她去驿馆找他谈条件时的杀伐决断,还有此刻……

佛曰:世间万物皆有灵,万事皆有因果。

他这趟来大齐能遇上她,也许冥冥中也自有因果。

前堂里,静悄悄的。

对于楚千尘来说,治疗一个猫儿再简单不过了,她前世也是从治疗小动物以及人的一些小病小痛开始她的习医之路。

短短一炷香功夫,楚千尘就给这只小奶猫接好了伤骨,又包好了药。

麻沸散的药效还没过,小奶猫还是蔫蔫的,晕晕的,一动不动,仿佛被蹂躏了一番似的。

楚千尘在它头上揉了两下,才去净了手,道:“法师,它这伤只上一次药是不够的,要养上十天半个月,这段时间它的腿都不能乱动,不如把它给我吧?”

琥珀眨了眨眼,有些惊讶。姑娘的意思是要养这只猫?

迦楼的眉头微微一动,目光愈发温润,同样有些意外。

“那就劳烦姑娘了。”迦楼微笑着施了个佛礼,“看来它与姑娘有缘。”

楚千尘伸出手指在小猫的鼻尖刮了一下,“你给它取名了没?”

“不曾。”迦楼也去净手,他手背上被猫抓的伤口还没愈合,水盆里多了一丝血丝。

虽然这只是小伤,其实不用涂药膏,但是楚千尘想着这猫现在是自己的猫了,她的猫抓了人,她当然是要负责的。

楚千尘只是一个眼色,琥珀就明白了,动作娴熟地摸出一个白底蓝花的小瓷罐。

楚千尘指了指迦楼的手背道:“这药膏一日涂两次,涂上三天就好了。”

虽然迦楼看着和善得很,可琥珀对他有种莫名的敬畏,她把十全膏给了多摩,特意补充了一句:“保管不留疤。”

多摩:“……”

大男人手背上留个疤算什么,就是脸上留疤,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!

多摩看了迦楼一眼,还是把小瓷罐收下了。这位姑娘给的东西十有八九是好东西!

既然事了了,迦楼就带着两个随从告辞了。

从济世堂出来的时候,他停下脚步,朝斜对面的一条巷子看了一眼。

多摩和青衣少年也察觉了什么,目光如剑地也望了过去。

狭窄的巷子里乍一看空荡荡的。

多摩低声道:“有人盯着我们……”

迦楼微微笑了一下,不置可否,转身离开了。

多摩又朝那巷子望了一眼,轻蔑地嘀咕道:“大齐皇帝还真是小家子气!”

诚如迦楼一行人猜测的,一直有人暗中盯着济世堂,迦楼来过济世堂的消息不消一刻钟就传到了宫中的皇帝耳中。

“……皇上,乌诃迦楼刚去济世堂见了那位神医,他在里面呆了近半个时辰,锦衣卫不敢靠近,所以不知道他们究竟谈了什么。”锦衣卫指挥使陆思骥对着皇帝禀道。

皇帝坐在御案后,面沉如水,一手慢慢地转着拇指上的翡翠玉扳指,一言不发。

这几天,盯着宸王府的锦衣卫每隔三天就看到神医进府,每一次神医都要一个多时辰才从王府出来。

宸王府最近闭门谢客,顾玦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出过门了。

事有反常必有妖。

皇帝突然起身,大步流星地走到了窗前,望着宸王府的方向。

顾玦刚回京时,一直躲在王府闭门不出,对自己的宣召也是置之不理。但是从四月中旬起,顾玦就会时不时地去一些茶馆酒楼小坐,还去过几趟元清观,再后来为了秦曜的事,他也上了朝。

现在他又突然闭门不出,神医又屡次登门,肯定是顾玦的病又重了。

这时,陆思骥察言观色地又道:“皇上,乌诃迦楼见那位神医会不会是为了打探宸王的病情?”

皇帝依旧没说话,他也是这么想的。

前几天,迦楼才刚去过宸王府,足足呆了两个时辰才出来,他到底和顾玦谈了些什么呢?!

这件事就像是皇帝的一个心病,这些天一直让皇帝如鲠在喉,寝食难安。

皇帝揉了揉疲惫的眉心,冷声斥道:“这些昊国人真不知礼数,来了大齐,居然先去拜访顾玦!”

皇帝似乎完全没想起是他不愿见南昊使臣,陆思骥自然也不会提醒皇帝这一点,他只是垂着头,站在皇帝后方。

对于乌诃迦楼,皇帝的心情太复杂了,既怕顾玦和乌诃迦楼勾结在一起,又怕乌诃迦楼知道顾玦重病,会不会因此起了什么心思……

御书房里,静了片刻。

直到皇帝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可查到那个神医的身份?”

陆思骥的头伏得更低了,“还是没查到,宸王府的人太奸诈了。”也太嚣张了!

“没用!”皇帝更怒,脸色铁青,觉得锦衣卫真是做什么都不成,“你们锦衣卫是怎么办事的,这么点小事也办不好,朕养着你们这群废物做什么!”

陆思骥心里委屈啊,连皇帝都拿宸王没办法,更别说是他们了。那神医背后有宸王撑腰,就是他们派人去济世堂直接拿人,也要看宸王府同不同意。

陆思骥是一个字也不敢吭,只能由着皇帝发泄他心头的抑郁。

皇帝越骂越觉得没劲,骂了一通后,把陆思骥给赶走了。

皇帝一个人关在御书房里生闷气,烦躁地来回走动着。

他一会儿想让倪公公宣乌诃迦楼,一会儿又改变主意,觉得他在乌诃迦楼见了顾玦后,再宣召他,难免让人以为他怕了南昊和顾玦。

中间,几个内阁大臣也来求见过皇帝,可皇帝根本无心理会朝政,把他们全部都打发了。

一个多时辰后,倪公公惶惶地来请示道:“皇上……”

“朕不是说不见吗?”皇帝不耐地打断了他,不怒自威。

倪公公还是硬着头皮把话说完了:“玄净道长求见。”

请记住本站域名:大风车小说, 搜索 "大风车小说" 即可找到本站.
(快捷键←)
上一章
目录
下一章
(快捷键→)
 
小说排行榜前100 《雷霆战将》被下架,佟丽娅新剧顶上,可惜也不争气!| 《狼殿下》播出对肖战是重大利好,重回巅峰指日可待| 航拍!北京今冬第一场雪,长城内外美爆了| 健身卡拟设冷静期| 舞台上的四季流转,芳华里的春艳绽放丨「倾听」锡剧名家季春艳| 怎么玩娱乐圈,我只服秋元康一个人| 警惕!饭后做这件事,可能导致肠道坏死!| 钟南山再获大奖| 《花千骨2》即将开拍,赵丽颖归来,杀阡陌白子画迎来大换血!| 70岁以上老人可考驾照了!驾校:有八旬老人咨询报名| [8点见]最新!天津一小区新增4例本土确诊!| 国内首部聚焦女性的独白剧《听见她说》,说出了广大女性的焦虑| 11月有这些大事| 因为一句话事业全毁,她至于被嘲这么多年吗| 前锋黄喜灿“中招”将被隔离 韩国男足已累计10人感染新冠病毒| 环卫车撞兰博基尼| 张一山对《鹿鼎记》最大贡献,就是衬托出别人的好| 突发!9死4伤,公安部派出工作组| 前锋黄喜灿“中招”将被隔离 韩国男足已累计10人感染新冠病毒| 金莎拒绝了28岁帅气创业小奶狗,她要求是不是真的太高了?| 《花千骨2》即将开拍,赵丽颖归来,杀阡陌白子画迎来大换血!| 服刑4年7个月4天,于欢狱中受奖励表扬6次获减刑| 三亚市委书记被查| 因为一句话事业全毁,她至于被嘲这么多年吗| 首颗6G试验卫星| 警惕!饭后做这件事,可能导致肠道坏死!|